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港商难打理啊
港商难打理啊
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看着那20平米的狭小空间,心里纠结得很,看着那标 着「副经理」的门牌,我有点心灰意冷的推开门,坐在办公前回忆起了一年前的 一天……

一年前,是在我这公司打拼的第二个年头,还只是总监,那时我个人能力突 出,业绩也是第一,手中握着一群固定客户,老总十分看得起我。

山:「陈总,叫我来有什么事?」

陈总:「阿山啊,你来这一年多了,这一年多的表现,公司上下也是有目共 睹的,离下次人事变动还有一个多月,你和国斌(国斌是25岁的名牌大学生)

都是我看好的。这里还有几个单子,特别是这个港商,自己好好去争取吧! 「

拿着业务单,我心里说不出的澎湃,辛苦拼搏了一年多,终於得到老总的赏 识,总算有点成绩了!当时立刻就打了电话给阿美,美那时还只是实习生,刚来 公司就被我泡上了,由於怕某些影响,所以一直没公开我和阿美的关系.

山:「阿美,公司说我做好这几件单子就有可能当经理了。哈哈~~」

美:「那就好啊!哈哈,到时可别忘了你女朋友哦!」

听到小美那甜美的声音,感觉动力无限,事业快成,爱情甜美,还有什么好 强求的?

时间一晃半个月,那几张单子对我来说都是小问题,港商那边一早已商议好 了,而今晚,就是和那些港商签合同。看着镜子笔挺西装、阳光满面的自己,哈 哈,还真不错,今晚一定是很成功的一晚。

按时去到了我预约的酒楼单间,发觉已有人在等了,怎么是国斌?他怎么在 这?

山:「国斌,你怎么也在?」

国斌:「老总知道你谈成了,今晚过来签合同,叫我带两个实习生过来学习 下。」

山:「阿美和阿怡吗?」

国斌:「是啊!山哥,恭喜啦!」

山:「你也是很有上进心的人,以后前途无限的。」

互相吹捧了一阵,阿美和小怡也到了,阿美看到我,沖我眨了眨眼,扭动着 婀娜的身姿坐在我对面。

美:「山哥,乾巴爹!」一坐下来,阿美就对我说.

阿怡:「山哥,今晚小妹跟你学习咯!」她也跟着起鬨.

受到一群人的吹捧,自己都有点飘飘然。等了一会,港商那边的人也来了, 来了两个胖子,一个叫刘康,一个叫刘富,两人是兄弟,看起来都是那么贱肉横 生、面目可憎,但我还是得保持一贯的笑容。一番客套之后,也开始上菜。

刘富:「来点小酒吧!没点小酒怎么开胃啊?」

山:「刘总,我当然已准备好了,这有两瓶轩尼诗,等下不够咱们再叫。」

刘富:「小山有心啦!呵呵。」

山:「来来来,我代表公司敬大家一杯!」

……

哪知这小酒一喝就是四瓶,国斌那小子十杯不到就醉了,一早就趴在桌上呼 呼大睡;阿美和阿怡也不知喝了几杯,两人都满面通红;我一个人也差不多喝了 快一瓶,胃里早就翻了天,感觉头昏脑胀,甚至连刘富坐到了小美隔壁,我都不 知道。隐约中,看到刘富的手好像放在小美的腰上,而小美好像毫不知情。

我感觉小美已经醉了,而我也撑不了多久,又敬了几杯,胃里实在不行了, 撑不了了,我马上起身冲去厕所,对着马桶一阵狂吐。吐了几分钟,洗了把脸, 又呆了十多分钟,感觉人已经不那么晕了,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模样,累, 但是值得,起码从明天开始,我的人生开始不一样了。

回到包厢,一看,人都去哪了?怎么只有国斌在?

山:「国斌!国斌……」叫了几声都没反应。妈的,人都醉死了,真他妈的 是菜鸟,酒量那么差,还想和我抢经理?

山:「服务员,这房的其他客人呢?两个女的呢?」

服务员:「他们一起上去楼上的客房了。」

我脑袋「嗡」一声,酒都吓醒了,妈的,我女人都敢动?

山:「几号房?」

服务员:「201和202房。」

我马上冲到二楼,妈的,看老子不杀了你!一到201门口,还没踢开门, 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叫床声和肉体撞击声:「啊……啊……」、「啪……

啪啪……「、」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「、」啪……啪啪啪……啪… …「

我肺都要气炸了,一脚踹开门,只见刘富那粗短的鸡巴正来回抽插着一个狗 爬式女人的阴道。妈的,阿美居然被这只肥猪给开苞了!

刘富看到我,呆了一下,回过头去再继续抽动他的鸡巴。我火上心头,操(台北情色网757H)起 拳头就沖刘富那猪头揍去,刘富那胖子被我揍了一拳,整个人飞起撞到墙壁去, 像死肉一样贴着墙慢慢滑下去。我抓起刘富那一顿肉的脖子,打算再补一拳,这 时却听一声大叫:「啊!不要!」

我转过头去,什么?怎么是阿怡?!我大吼一声:「阿美呢?」阿怡已经吓 得脸色苍白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这时我想到服务员说的202号房,於是马上冲到隔壁,一脚踹开门,一眼 望去,地上衣物乱扔了一地,刘康那肥猪正躺在床上压着阿美,阿美全身一丝不 挂,嘴里正含着刘康的那暴粗鸡巴发出「呜呜」声。而刘康的头正埋在阿美的双 腿之间,伸出舌头,正在舔着阿美阴蒂。

刘康听到声响,抬起头来:「小山你……」我已不给他说话的时间了,扯着 刘康的头发,对着脸就是一下膝撞,刘康哼都没哼一声就晕过去了。

我过去抱住阿美,她已经醉了,连我都不认得,迷糊间只会说:「不要……

不要……「我抱着阿美,第一次哭了。

后来由於公司出面,在软硬兼施下,那富家两兄弟不再追究。我则赔了十几 万,虽然免去牢狱之灾,但公司却因为这件事而将我原本的要升职的职位给了国 斌,人事变动一拖就是一年没变。唯一的好处就是阿美经过这件事,把我当成真 命天子,并且在半年后和我结了婚。